当前位置:主页 > 六合通心水论坛 >

六合通心水论坛

專訪馬伯庸:說不定會寫《成都十二時辰

发布日期:2019-07-18 06:51   来源:未知   阅读:

  最近,由馬伯庸小說《長安十二時辰》改編的同名網劇《長安十二時辰》可謂是大火了一把,無論是該劇本身還是各種衍生話題熱度均高居不下。

  該劇講述了盛唐時期天寶三年上元節時發生在長安城內的一次刺客行動。整個小說故事節奏緊湊,時局瞬息萬變。長安大城就好似一頭野獸,注定要吞噬其守護者。而想拯救這座城的人,必然要承受誤解和犧牲。 該劇原著作者馬伯庸選擇從百姓日常煙火中重構長安城,又在這一片平靜氣氛中展開一個血雨腥風的故事。

  昨日,馬伯庸在接受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採訪時表示,自己想寫的就是在一個平凡的年代,一個平凡的人為了去拯救一個城市所做的不平凡的事。類似的中國古代題材作品他會一直寫下去。至於是不是類似的風格,或者說會不會再寫一個別的城市,比如《成都十二時辰》等,也是一切皆有可能。

  成都商報-紅星新聞:創作《長安十二時辰》的整個故事受到了哪些啟發?花了多久時間來醞釀和創作?

  馬伯庸:這個故事最早是知乎的一個問題,當時有人問刺客信條這個游戲,它如果發生在中國會是怎樣的一個故事,然后我就忽然開了個腦洞,我就寫了一段文字,結果反響非常好,我開始想把這個寫成一個完整的故事。《長安十二時辰》的創作靈感最早就是從這個問題開始的。寫《長安十二時辰》前后大概花了大半年,包括大量搜集閱讀市面上關於唐代文化尤其是生活史方面的一些主要著作。

  馬伯庸:創作過程中我先后去了幾次西安考察,其實現在西安關於唐代的遺址幾乎已經沒有了,但是當你站在那個地方,你想象在千年之前,同樣的人站在這個位置叫了不同的名字,這種空間的想象,會給創作小說提供一個完全不同的動力。這個是你在書桌后面很難想象到的,一定要身臨其境才行。

  馬伯庸:天寶三載的時候,這是唐代這段時間裡相對平靜的一年,這一年沒有什麼特別震驚的大事發生。我想寫的就是在一個平凡的年代,一個平凡的人為了去拯救一個城市所付出的努力,我覺得這樣才有戲劇性的張力。

  成都商報-紅星新聞:無論官吏名稱、市坊管理制度、禮儀,服飾,長安城街道名字,連人物對話也是文言文的形式,讀小說似乎也讀了唐朝歷史甚至地理,為何你會以這種真實高度還原手法來創作?

  馬伯庸:因為我認為在寫古代背景小說的時候要寫出每一個時代的風格。同樣是古代,漢代跟唐代不一樣,唐代跟宋代也不一樣,宋代跟明清時代也不一樣。每一個時代都有自己的特色,你要找准這個特色把它揪出來,那麼大家就能體會身臨其境的感覺。我覺得如果只是簡單地描寫古代人泛泛而談,大家可能是沒有什麼感覺的,一定要把當時的精神風貌和他們的衣食住行寫出來。哪怕有些詞匯比較深,對讀者來說看不懂,那麼對他們來說也是一個接觸歷史文化知識的機會。

  馬伯庸:我覺得類似中國古代題材的作品我會一直寫下去。至於是不是類似風格的,或者說會不會再寫一個別的城市,比如說什麼《成都十二時辰》之類的,這些現在還沒想好,不過一切皆有可能!

  成都商報-紅星新聞:你一般會在什麼時間段進行創作?注意到你平時也很愛在網絡上與讀者互動,發微博頻率很高?

  馬伯庸:我一般每天在上午創作的時間比較長,還有就是晚上。下午時間基本就是在閱讀相關文獻資料。發微博就是見縫插針想起來就發一下,我覺得這種互動其實也有助於拉近跟讀者的距離。

  成都商報-紅星新聞:包括《古董局中局》在內您已經有多部作品被影視化了,你為何沒有全程親自參與編劇工作?

  馬伯庸:因為編劇和小說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專業領域,有些人會寫小說,不一定會寫劇本,有些人可能劇本寫得好,但是寫小說可能節奏又對不上,這是兩個不同的領域。不過有些人天賦異稟,可以兩手抓,有些人就像我一樣可能就隻擅長寫小說,至於劇本的事就交給專業團隊去做!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