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www.556266.com >

www.556266.com

为什么第一第二第三次的量化宽松宣布后的第二天都瀑布啊?

发布日期:2019-07-04 22:16   来源:未知   阅读: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因为量化宽松就是说政府打算出钱刺激经济,那么任谁都可以想到经济至少有会有一波发展了。那么在股市等关系实体的资本市场比如是要买涨的。至于在汇市和黄金市场,量化宽松就意味着要发行大量本国货币,那么长期美元是要贬值的,相对其他非美货币,黄金石油当然是要相对要涨了。

  量化宽松是指,在需要刺激市场经济时,市场上需要资金来投资在:金融,房产,实业 上,这时,央行就会印多点钞票,或者调低商业银行的贷款利率,或者调低银行的准备金率(需要缴纳给央行的钱),这样商业银行有更多的钱用来贷款给企业,商人们因为贷款利率降低,也会更积极的去向商业银行借钱来做生意。

  就像现在的美国一样,为了刺激低迷的经济,就必须向市场注资,所以也有了量化宽松政策(Quantitative Easing ,QE),而中国却刚好相反,现在由于市场太多资金,通货膨胀,所以需要实施紧缩政策,所以,市场利率(就是贷款利率)和准备金率也就调高了,不过现在全家预测下个月起通货膨胀已经得到控制了,所以会停止调高利率。

  因为量化宽松就是说政府打算出钱刺激经济,那么任谁都可以想到经济至少有会有一波发展了。那么在股市等关系实体的资本市场比如是要买涨的。至于在汇市和黄金市场,量化宽松就意味着要发行大量本国货币,那么长期美元是要贬值的,相对其他非美货币,黄金石油当然是要相对要涨了。

  紧缩远未结束。A股却放量长阳。众人多有迷惑,紧缩也能逼出牛市? 本周一,12月13日,上证指数放量上涨2.88%,回应10日晚间央行的上调准备金之举。技术派人士惊呼,“带量站到了年线上方”,于是,场内的兴奋了、场外的人焦急了。 2010年,号曰“最复杂”的一年,A股全年曲折多变,一季度结构性牛市、二季度突然转熊,三季度整体性上涨,四季度,资源股的飙涨迎面赶上了“稳货币”的政策转向。 临近收官之日,众投资者心有纠结与不甘,难以把握的2010年即将过去,2011年作为“十二五”的开局之年,难道没有牛市吗? 假象 象有真有假。 “如果真是一波大的行情的开始,不应该是这么表现,每次行情的开始,都是润物无声的。”上海某阳光化信托私募基金经理告诉记者。 而在12月13日,中国联通(600050)代表的大盘股也在午后封在了涨停板上,市场做多气氛如炽。 对此,东海证券乐观的认为,紧缩政策弱于预期。因为准备金替代了加息。 而东方证券认为,紧缩预期将进一步加强。央行在一月之内3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进一步验证了货币政策紧缩基调的确立,以收缩流动性和管理通胀预期为目的的政策仍将陆续出台。 “对于宏观经济,变数较多,大家都在盲人摸象。但我们能够确定的几点就是,第一,市场的流动性拐点,在第一次加息的时候,就已经确立;第二,紧缩政策远未结束,政策面尚没有到最寒冷的阶段。”上述私募基金经理分析说。 政策的负面程度存在争议,对市场估值也有较大争议。 乐观者说,“市场遍地是黄金。” “大盘股现在已经太便宜了,有理由对2011年的行情表示乐观,这些占指数相当大权重的公司应该是跌无可跌。”汇利资产总经理何震在近日的一个私募论坛上如是表示。 而持谨慎态度的投资人则认为,“蓝筹股在外需不振、国内经济转型的背景下,估值不可能有大的上升空间,如果出台进一步紧缩政策,估值还将下滑。” 安信证券高善文近日指出,紧缩无牛市。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虽然在8月至10月略有恢复,但目前仍然处于23.6%这一较低的增长水平上。外需的情况也不尽如人意。虽然净出口数据出现了上扬,但扣除季节因素的影响,净出口增速实际上是大幅度减速的,并已经下降到经济的名义增速以下。 深圳策略大师认为,货币政策快速连续紧缩最终产生“量变到质变”的作用,市场对于流动性预期逆转将不可避免。 迟滞加息的瀑布效应 “2011年是‘十二五’的开局之年,高层会确保经济的平稳运行。”上海一位公募基金经理持此看法。“而可选的投资标的,将集中在规划支持、鼓励的一些新兴产业上,如高端制造等。” “十二五”相关产业的规划对股票的刺激毋庸置疑,这就是所谓的结构性机会,但如果市场整体估值下降,结构性机会是否也会打一个折扣。 更复杂的情况来自于海外。美国劳工部12月3日公布,美国11月非农就业人数增长3.9万人,数据远不及预期。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在接受外媒采访时暗示,根据需要,美联储可能第三次向市场注入美元,即实施第三轮量化宽松政策。 “可以想象,市场的估值将掌握在外资热钱、国内游资的手中,这也是一种可能。”某证券市场资深人士分析说。 但美国量化宽松的另一面是:美国等主要消费经济体的消费模式已经开始转变,历史高位的失业率短期内无法改变,必然逼迫管理者使用贸易壁垒来保护自己的劳动力市场和国际份额,因此这些因素共同决定外需长时间的不足。 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吴晓灵近日在上海一个论坛上,作2010年金融形势分析报告时表示,在目前形势下,“缓加息、多调存款准备金率”是明智之举。 经过上周五(12月10日)年内第六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后,目前存准率已达18.5%,再度刷新了近27年来的历史最高点。若考虑差别准备金率的影响,大型存款类金融机构目前所执行的法定准备金率则已达19%-19.5%的水平。 显然,准备金空间已经基本用完。 缓加息,并不是不加息。广发证券(000776)分析师万兵分以为,不采用加息来加大资金成本无法对通胀起到真正抑制作用,上周的上调存准并非利空出尽,在抑通胀成为国内首要任务的情况下,贷币政策仍将继续收紧,温和的货币政策意味着今后的调控手段更为严厉。如若加息的暂停,使通胀水平进一步攀高,严厉的紧缩措施,最后密集释放,将形成瀑布效应,倾泻而下。 “寄希望市场涨到4000点吗,越紧缩越上涨吗?这个可能性有多大。”上述阳光化私募基金经理反问说。“如果国内经济不振,企业盈利下滑,那么将是一个双杀的结局。” 本文来源

Power by DedeCms